腐,江山如旧

“笔怠书倦,倦一纸书生意,意寒山渺远,远尘缘。”

他落笔遥望长朱宫墙苍垂眼眸渐暗,爆竹声起,方忆今日二月二,抬帘都城花灯盏盏,老人缓步白髯飘飘,城楼外星河入眸,

“幸不负天下。”

烟火外,侧殿书房。

“官家,今儿的折子。”

公公捧上一堆奏折,黄袍青年敛了眸子,突觉身上龙袍似有千斤重,压的自己喘不过气。

“冀才,今儿早朝……”言语中不可忽略的疲惫叹息。

“回官家,老相国秉了病,没来呀。”

公公把话仔细着,生怕出口压垮眼前人。

“……”

他重重叹了口气,幽幽开口。公公觉得,若不是着香炉太暖,这句话就要飘散在盈凉的夜,

“宫内门禁几时来着……”

次日,相国府。

车马嘈杂,管家忙内忙外,日头毒,来人都免不了浸一身汗,却也挂着敞怀的笑。

“都打点好了?”大厅那人呷了口茶,管家俯首称是

“你们歇息一下,今晚启程。”

他还有念想。

天暗了

“官人,该启程了……”管家提醒道。

“嗯……”他含糊应着,眼神不自觉飘向远方。终于,街角出现黑影。

他一把抓起他冰凉手掌,“怎么你自己!影卫呢!”他眉宇间的担忧在皎皎月光下有着隐约爱意。

“你知,我不喜……”他盯着指尖传来温度,缓缓开口。

他注意到那人目光,却不想放手。他们心知肚明,这温暖,恐要陪伴日后的千万日夜了。

“朝廷那边我已安排妥当,你早些回去,夜凉。”


“方……相国,去意已决?”

“去意已决。”

“何日君再来?”

“清……殿下,若盛平,甘此生不见。”

“你……当真?”

“……”

他低眸,

“当真。”

马鞭声扬

五更 ,侧殿柴房。

“圣上可有异样?”

“禀公公,……不当紧。”

公公抬眼望向天边渐染朝霞。

“去吧……去了也好……山高水远,不当讲的,就随它去吧……”

天下升平,国泰民安。

“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吗……”他独坐金椅,任由寒夜侵染,掏空了的,捂不热的,尽数消散。

他执笔,满纸离文,宣告此生再无可能一灯一案一双人。

想他满眼温柔,想他寒衣倾薄为我抵刀剑……权倾朝野又怎样,狼子野心又如何!


我本无意争权位,只为护他一世安稳……而今……他落墨:

“小殿下,夜太寒,勿忘添衣。”

夜月星斗,倾寒朝露…

“小殿下,灯添亮,熬过这胧月浊。”

“小殿下,恕臣逆旨,无此生,无来世。勿念。”

他瘫软在龙椅上,窗外露重

……

“几时了?”

“禀公公,飞鸽已至,干净了。”黑衣人沉声到。

“好……好啊!”他放下茶,藤椅摇动。

前几日,相国来寻,求自己助他了心愿。

这两人情愫,打从头就看在眼中,岂能不知君臣无善果,但未曾想他如此决绝。

“相国言重了,这药,晌午服下。”

“谢过公公。”

“相国可曾想,圣上如何……”


“春光催人老,野史落笔深。某只求他周全,此后,有劳公公。”

那人隐忍音容清晰浮现,他眯了眼,起身安排早膳。天下盛平,国泰民安。

明天开始每天上午进行更新,不定时更新1-2篇,希望大家支持一下。以后所有文章评论超过100兔子会给该文章写续集

分享 2020-07-14 18:06:05